• <acronym id='nzp74'><em id='nzp74'></em><td id='nzp74'><div id='nzp7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zp74'><big id='nzp74'><big id='nzp74'></big><legend id='nzp7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nzp74'><strong id='nzp74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nzp74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nzp74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nzp74'><strong id='nzp74'></strong><small id='nzp74'></small><button id='nzp74'></button><li id='nzp74'><noscript id='nzp74'><big id='nzp74'></big><dt id='nzp7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zp74'><table id='nzp74'><blockquote id='nzp74'><tbody id='nzp7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zp74'></u><kbd id='nzp74'><kbd id='nzp74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nzp74'><div id='nzp74'><ins id='nzp74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span id='nzp74'></span><ins id='nzp74'></ins>
      <dl id='nzp74'></dl>

          1. 恐龍的愛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  “愛對瞭是幸福,愛錯瞭是青春。”在如今 愛情泛濫的大學校園裡,能保持春心不動的也隻有像王玲這樣長相一般的女孩瞭。王玲有自知之明,自詡 “醜小鴨”的她把全身心投入到學習中,對班級 風花雪月之事充耳不聞。不過,她在班級男同學的嘴裡,還有個外號:恐龍。

            可最近幾天,王玲卻成瞭新聞人物,風頭甚至蓋過瞭班花。每天上午上課之前,鮮花店的人會準時送來一束鮮花,說有人預訂鮮花,祝她幸福開心。這讓她異常激動,同學們有人高興,有人嫉妒,也有人看她笑話。

            “恐龍”王玲有人追瞭,這消息不僅成瞭班級頭條,還迅速在校園內傳播。被人追的女孩是幸福的,王玲腰桿硬瞭起來,自信掛在瞭臉上。送花人沒透露訂花人是誰,王玲不說,大傢誰也猜不出來。不是王玲不說,而是她壓根就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鮮花整整送瞭十一天,明擺著是愛情宣言“一心一意”。可第十二天上午,情況急轉直下,送花人送來瞭一隻毛絨玩具大恐龍。按理說,送個玩具“恐龍”也沒什麼,可聯想到王玲的外號,這不是諷刺羞辱,拿她尋開心嗎?

            在同學們面前出瞭醜,王玲反應很強烈,眼淚汪汪咬牙切齒地在班內吼道:“是誰送我‘恐龍’?想要表達什麼?請你站出來說一聲!”

            教室內鴉雀無聲,所有同學的眼睛都盯著王玲和她手中的恐龍。她見沒人應聲,語氣更加嚴厲:“先送我鮮花,後送我‘恐龍’,用這種方法來羞辱人,是男人的你就站起來,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”

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一個人站瞭起來,用怯生生地口吻說道:“鮮花和恐龍都是我送的,不過,送恐龍並沒有羞辱人的意思。平時,我最喜歡研究恐龍,在我眼中,鮮花和恐龍是一樣的,都是最美好的東西。請你千萬不要誤會!”

            如果別人這麼說,大傢也許不會相信,可他是班裡公認最誠實木訥的男生劉遠見,他喜歡研究恐龍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“鮮花與恐龍”事件結束瞭,王玲找到劉遠見,感謝他“英雄救美”,替人承擔責任。劉遠見驚奇地問道:“你怎麼知道‘恐龍’不是我送的?”

            王玲笑瞭一下說:“憑直覺!”

            劉遠見鼓足勇氣,抓住她的手說:“鮮花代表我的心,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心意,做我女朋友。”

            王玲滿臉羞得通紅:“算瞭,別拿我尋開心瞭。我可是大傢眼中的‘恐龍’,哪裡能配得上你這大名鼎鼎的才子呢?”

            劉遠見急瞭,信誓旦旦地說道:“王玲,我喜歡你的好學上進。如果你因容貌而自卑,那我就去選修整形美容專業,把你變成一個 ‘美女’。不過,我覺得人還是自然一些比較好。”

            五一假期,王玲陪劉遠見去瞭恐龍展覽館,在那裡,他們瞭解到瞭很多有關恐龍的知識。王玲發現恐龍不僅沒有她想象的那樣令人討厭,反而喜歡上瞭它們。

            回去的路上,王玲問劉遠見有沒有查出送“恐龍”的人是誰?劉遠見大度地應道:“幹嘛白費力氣?人傢不過是跟你開個玩笑罷瞭,何必放在心上?說實話,我應該好好感謝此人,如果不是他,我還真沒勇氣向你表白心意!”

            王玲樂瞭,用手點著劉遠見的額頭說:“你個傻瓜!送‘恐龍’的是我自己,為的就是逼送花人現身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