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acronym id='ffi71'><em id='ffi71'></em><td id='ffi71'><div id='ffi7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fi71'><big id='ffi71'><big id='ffi71'></big><legend id='ffi7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span id='ffi71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ffi71'><strong id='ffi71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ins id='ffi71'></ins>

          2. <tr id='ffi71'><strong id='ffi71'></strong><small id='ffi71'></small><button id='ffi71'></button><li id='ffi71'><noscript id='ffi71'><big id='ffi71'></big><dt id='ffi7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fi71'><table id='ffi71'><blockquote id='ffi71'><tbody id='ffi7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fi71'></u><kbd id='ffi71'><kbd id='ffi71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<dl id='ffi71'></dl>
            <i id='ffi71'></i>

          4. <i id='ffi71'><div id='ffi71'><ins id='ffi7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ffi71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因為我在想念一個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  旁邊不認識的孩子問我的眼睛為什麼出瞭汗,我很認真地想瞭想,然後告訴他,那是因為我在想念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馬木子:沈陽雙魚座女子,看很多書,寫溫暖的故事,最喜歡寫17歲的愛情。

              1。被我撞傷的男生

              那個女人真胖,市場上賣菜的人中屬她嗓門最大,最能搶顧客,她可不是一般的厲害。

              她看見我時,眼睛裡有警惕的目光,當我說出我要找劉知的時候,她上上下下地把我打量瞭好幾遍,才帶著我走進屋子。

              屋子很小很黑很悶,劉知坐在一張吃飯的桌子前做習題,他甚至沒有看我一眼,身邊放著兩個拐杖,腿上的石膏還沒有拆掉。

              我拎著很多營養品,不知所措卻又故作鎮定地說,嗨,劉知。他回頭看看我,認出我的瞬間,笑瞭。可旁邊的女人卻不鎮定瞭,當她知道就是我把她心愛的兒子弄得腿骨折以後,看我的樣子好像是看仇人,幸好前面有人來買菜,她才走瞭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劉知跟我開玩笑說,你知道嗎你把全校最帥的男生撞骨折瞭,那些女生會找你麻煩的。我知道他在幽默,可是我卻說不出話來,因為我開車把他撞骨折瞭,我很內疚。

              劉知的媽媽站在門口叉著腰,大聲對我說,你知道不知道,他一骨折,都沒人幫我賣菜瞭,於是,我趕緊懂事地說,阿姨,明天開始,我幫您賣菜。

              2。人和人沒有什麼不一樣

              雖是暑假,但劉知不讓我來,他說太累瞭,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做這種活,可他卻拄著拐杖,幫媽媽搬東搬西。

              他說,你和我不一樣。劉知沒有爸爸,隻有媽媽,媽媽靠賣菜幫他攢學費。我搖搖頭,其實人和人沒有什麼不一樣,我歪著腦袋問他,你知道那天我為什麼要開我爸的車出去嗎,我爸爸和媽媽又吵架瞭,摔瞭很多東西,連最後一張全傢福都撕爛瞭,我不會開車,但就是想試試,拿我爸爸的車鑰匙,跑瞭出去,結果剛一發動車子就沖瞭出去,撞倒瞭在路邊的他。

              他不說話瞭,我就在菜攤上幫忙,劉知媽媽一臉懷疑地看著我,終於忍不住問我,哎,我說,你是不是喜歡我們傢劉知?

              這女人,嗓門還是一樣地大,買菜的賣菜的通通看著我,我趕忙搖搖頭,他媽媽又大嗓門地說,我就說嘛,一般姑娘可不配喜歡我們傢劉知。每個媽媽眼裡,孩子都是王子。她很真誠地對我說,你明天不要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怕我會影響劉知的學習,她是真的想看到劉知上大學,那樣她這輩子就無憾瞭,之所以這麼說,是因為她這輩子已經很短很短瞭,她得瞭很重的病,她並不是胖,她是浮腫,即使是這樣,她還是每天起早貪黑賣菜,賺的錢都攢起來,存到銀行裡。

              我要走的時候,她還不忘補上一句說,你把他的腿撞瞭,還讓他學習退步,就太過分瞭。

              3。其實隻有你才會讓我微笑

              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。所以,我遠離瞭劉知。他好像還不知道我和他媽媽之間的談話,他來找我,那時,已經開學瞭,劉知的腿還沒好,他站在教室門口,拄著拐杖,陽光落在他背後,把他照得那麼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他說,你怎麼不來我傢瞭?我反問他,我為什麼要去你傢,醫藥費我爸爸媽媽都已經付過瞭。他難過地看著我,我不是那個意思?

              那你是什麼意思,我說完就回瞭教室,他還是站在那裡,一會兒,轉身走瞭,他走瞭以後,陽光突然就不見瞭,我悶聲悶氣地做著數學題,我不知道發生瞭什麼,眼淚一滴滴地落到卷子上,字變得很模糊。

              我擦擦眼睛,繼續做習題。那次考試,我考瞭班級前二十名,劉知是年級第一名,我是最後一個去看成績榜的,因為我隻想看最上面的那個名字而已,看的時候,會微笑。